仙水泉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2
  • 来源:台湾av_台湾A版电影_台湾人体艺术

    在葦子峪鎮北4公裡處,有一個十幾戶人傢的小村莊,叫單傢村。村前有一條小嶺道,道旁有一眼泉水叫仙水泉。這裡有一段真實的故事。

    那是解放初的一個夏天,天氣幹旱炎熱,很多小溪都枯幹瞭。又逢腸炎病流行,很多人都得瞭腸炎病。

    平頂山華尖子村,有一個有名的大孝子叫劉漢。他60多歲的老母親也感染上瞭腸炎,肚子痛的厲害。劉漢看著心疼,可是當地缺醫少藥,沒辦法。當時隻有二百裡外的堿廠才有醫院,可是沒有交通工具,劉漢隻好背起老母親去堿廠。

    劉漢背著母親從早晨走到中午,來到單傢村前的小嶺上。他又累又渴渾身是汗。背上的母親也渴的厲害,她說:“兒呀,你累壞瞭吧?媽也渴的厲害。你放下媽,歇歇,去找點水喝吧。”

    劉漢放下母親去找水。可是天太旱,水溝都幹瞭,哪裡有水呢?劉漢到處找,也找不到水,正著急呢,忽然聽到嘩嘩的流水聲。他順著聲音尋去,果然找到一眼泉水。劉漢高興及瞭。他連忙用碗舀起一碗水,喝瞭起來。阿,這水真涼阿,真甜阿!劉漢趕緊又舀瞭一碗端到母親的面前,讓母親喝。

    劉漢的母親喝完水,歇瞭一會,劉漢又背起她向嶺下走去。剛下瞭嶺,劉漢的母親就說:“兒呀,我覺得現在好多瞭。你也累壞瞭,放下媽,讓媽自己走吧。”在母親的哀求下,劉漢放下母親,攙扶著她來到瞭單傢村。母親說:“兒呀,媽好多瞭,肚子也不疼瞭。天也不早瞭。咱就在這裡住一晚上吧。”

    單傢村有一個叫單坤的老人,非常好客,村裡有過往討宿的都住在他傢。這天劉漢母子也住在他們傢。

    晚飯後,單坤與劉漢母子聊起傢常來。當說到劉漢母親喝完水後肚子就慢慢好瞭時,單坤說:“這一定是你這個大孝子,背老媽的孝心感動瞭神仙,在那‘舍藥’瞭。要不然,這麼旱的天那裡怎麼會有水呢?”

    第二天天剛亮,劉漢母親的病全好瞭,起來到外面散步瞭。單坤見瞭更堅信自己的看法瞭。

    單坤傢裡也有人患瞭腸炎。他連忙喊起瞭劉漢,讓他帶自己去“討藥”。老人到瞭地方,雙腿跪在地上,非常虔誠的磕頭,請求仙人“舍藥”。然後打水拿回傢給傢裡患病的人喝。傢裡人喝瞭水,病馬上好瞭。

    村裡其他患腸炎病的人聽說瞭這件事,都去“討藥”。說來也怪,誰喝水,誰的病就好瞭。

    這件事很快在附近的十裡八村傳開瞭。有病的人都到這裡來“討藥”。當時患腸炎的人很多,大部分人喝瞭水病都好瞭。“仙水泉”可就出名瞭,而且越傳越神。“討藥”的人也越來越多。人們也越來越虔誠。人們把“仙水泉”修成三個池子。第一個池子用來取水喝(治內科病);第二個池子用來洗頭、手(治瘡);第三個池子用來洗腿腳(治瘡)。來“討藥”的人都自覺排隊,一個接一個的“討”。他們都要帶貢品,如:豬頭、公雞、雞蛋、饅頭、香案等等。“討藥”人把貢品擺放好,恭恭敬敬的磕頭,向“神仙”說明自己或傢人的病情,請求“神仙舍藥”。

    每天來“討藥”的人,從早晨到晚上,一個接一個,絡繹不絕。從夏天到秋天,天天如此。

    地裡的莊傢早已成熟,可是“討藥”的人仍然有增無減。眼看就要耽誤秋收瞭,葦子峪區政府的領導,看在眼裡,急在心上。可是有什麼辦法呢?

    這天,人們仍然向往常一樣,排著隊在“仙水泉”“討藥”。山下來瞭一輛吉普車。吉普車來到“仙水泉”旁停瞭下來。區長王英從車上走瞭下來。他身後兩個穿白大褂的人攙扶著一個渾身是瘡的人。那兩個穿白大褂的人告訴人們,他們是堿廠醫院的醫生。王區長找到他們,把這裡的情況告訴瞭他們。正好這個患者在堿廠醫院看病。他們就帶他們來瞭。那個患者有人認識叫張虎。他告訴人們,他腳上受點傷,來這裡討過“藥”洗過腳。他非常虔誠,上瞭貢,磕瞭頭。誰知回傢後,腳不但沒好,卻全身起瞭瘡。到瞭醫院,大夫告訴他是傷口感染造成的。

    這時那兩個醫生告訴大傢,沒有什麼神仙舍藥。這泉水隻是含有殺腸炎病菌的礦物質,才能治腸炎病,不能治其它病。

    原來如此,人們明白瞭,從此再沒有人來“討藥”瞭。